财富街APP下载

微信好友 新浪微博 人人网 腾讯微博 QQ空间
首页 >  财富公开课 > 财富故事 > 产品因雾霾卖脱销,他却一门心思要消灭自己的企业

产品因雾霾卖脱销,他却一门心思要消灭自己的企业

2017-01-10 11:10:15 | 来源: 微信公众号:华商韬略  | 我要分享

      前几天的北京像扣着一个黑色的大罩子,浓厚的漂浮物无处不在。雾霾已经成了人人绕之不去的话题,有人唉声叹气,更甚者计划“逃离”。

  “穹顶”之下,自救措施层出不穷。街头出现了很多科幻式的口罩,每个人都挡得严严实实。一次聚会时,一位朋友带着这样的“口罩”出现,他说“效果还不错,公司人都用,远大牌的”。

  这是华商君近期第二次听闻“远大”。不久前,一位企业主在闲聊雾霾时提到公司新换了远大的新风系统,“贵,但是有用,听说‘上面’也用这个”。

  华商君随即想到了远大科技的创始人张跃,内心颇为感慨。

  张跃做“抗霾雾”已经很多年,研发了不少产品。几年前,他去哪儿都带着这些产品,用生命手机检测空气质量,再用风机净化空气,周围人觉得他有怪癖,舆论觉得他不可救药。

产品因雾霾卖脱销,他却一门心思要消灭自己的企业

  更早些时候,华商君到访张跃办公室,本想向其请教成功秘诀,却被张跃强制灌输了一大堆环保知识。“年轻”的华商君觉得小题大做,不料时过境迁,张跃曾经的“怪癖”却成了当下富人们不断重复的事情。

  这和近期的某个热点话题颇为相似:北京奥运会时,几位美国队员带着口罩出现在首都机场,随即引爆了国内舆论的怒火,并且被逼道歉。当时的民间压根没有PM2.5的概念,也不觉得空气质量是个大问题。如今旧事重提,当初声讨的群众不禁五味杂陈。

  雾霾爆发后,张跃的产品卖火了,严重脱销,他却一点都不兴奋。“我并不为这样的销售业绩感到开心,我的终极目标是消灭自己的企业。事实上,在欧洲,我们的产品一点市场也没有。”

  抗雾霾产品是远大空气计划的一部分,也只是张跃生意版图里的一小块。从之前的被奚落,到如今卖脱销,张跃的空气理念开始被接受,但是其更宏大的计划却依旧褒贬不一,甚至举步维艰。

  抗雾霾是张跃迎合市场需求所开辟的业务,他一直希望能走得更“前”一点,从根本上解决诸多环境问题。2010年,张跃宣布要建世界第一高楼,发动人类史上第三次建筑革命。

产品因雾霾卖脱销,他却一门心思要消灭自己的企业

  但几年后,他的地皮成了鱼塘,村民中下的瓜果,已经熟了好几季。因为高举建筑革命的大旗,张跃始终游离在主流之外,但他却不以为意,大有一副“众人皆醉我独醒”的姿态。

  4年时间,成了行业世界霸主

  1997年,张跃买了中国第一驾私人公务机——价值7000万的“塞斯纳”。同年,他又买了一架直升飞机,并考取中国第一份直升机私人驾照。

  他很享受“长了翅膀”的感觉。随后几年内,报道称他陆续购置了7驾飞机,包括波音公司最贵的公务机型号。

  据说,波音副总裁在为其办完手续后,问他:能借我开会儿么?

  那时候,喜欢翱翔的张跃身处云端,被视为中国民营企业家的领袖。

  早在买第一驾飞机的97年,他的远大集团,已经年营收20亿元。当时,马云还在绞尽脑汁卖“黄页”,王健林刚打响“全国布武”的第一枪。

  张跃的成功可以用“暴发”来形容。往前推13年,他还只是一名美术教师。从湘南学院美术专业毕业后,张跃在郴州市一中教了4年的课。

  1984年,他辞职下海,当起了个体户。饭馆、咖啡馆、卖胶卷、卖摩托、装潢,什么赚钱他就做什么,由此攒了一笔小钱。

  4年后,小商人做起了技术性的大买卖。1988年,张跃与哈尔滨工业大学毕业的弟弟张剑一起,用3万元注册成立远大热工研究所,不到1年的时间,他们拿出了无压锅炉的专利,仅技术转让费,就赚了超过100万。

  张跃没有透露他如何从一个生意人转变成了工程师,但这之后,他研究技术上了瘾。

  1992年,张跃兄弟俩研制出了国内第一台直燃式中央空调,随即移师长沙,创办远大空调有限公司,专攻非电空调。

产品因雾霾卖脱销,他却一门心思要消灭自己的企业

  所谓非电空调,不用氟利昂和电,以工业废热、天然气、沼气等热能为动力,相比传统空调,它省电环保,但是组装、运行更为复杂。

  张跃拿出的非电空调,不仅国内领先,在国际上也是头一号。

产品因雾霾卖脱销,他却一门心思要消灭自己的企业

  1996年时,远大已经是业内的世界霸主,产品卖到了80个国家,市场份额一度超过90%。

  外界不知道张跃身家几何,只听闻他生活很奢侈:出行必下榻最好的酒店,每顿晚餐都得吃两个小时。

  美术专业出身的他,骨子里觉得自己是个艺术家,生活细节上马虎不得。

  但与此同时,他的事业却在原地踏步。非电空调的市场空间不大,即便占据霸主的位置,增长速度比得上地产、能源、互联网吗?

  扔掉飞机,消灭“自己”

  1999年,张跃和弟弟张剑“分家”。

  张剑看到了非电空调的壁垒,希望发展电空调、或是其他多元业务,张跃则坚决抵制。

  在他看来,电空调污染环境,艺术家怎么能做这样的生意呢?

  坚持不进入电空调领域,使得“跑得早”的远大,很长时间内都没有成为一家巨大的企业。97年创下20亿营收,随后的6年内,这个数字几乎没有变化。

  做生意终究是为了赚钱,而不是似有若无的“环保英雄”口碑,张跃开始自我怀疑。

  之前,他给远大立下了“不多元化、不贷款、不上市”规矩,后来,他悄悄把第一条抹去了。

  张跃的多元化,依旧建立在自己的精神洁癖——“必须环保”之上。他称几年前便预见到国内空气污染的恶果,据此创立了远大空品科技有限公司。

  该公司和远大空调一样立足研创。几年时间内,他们先后搬出了数项发明,包括生命手机、洁净新风机、移动肺保,以及完整的新风系统。

  这些产品的销售一度颇为惨淡。蓝天白云之下,只有张跃孜孜不倦的用着自家产品,媒体一度将之当“笑话”来写。

  再之后,雾霾来袭,PM2.5指数直击国人神经,远大的产品严重脱销。期间,他们又连续拿出了车用肺宝、家用肺宝、环境仪等一系列产品,远大的新风系统也成了国内行业的头号品牌。

产品因雾霾卖脱销,他却一门心思要消灭自己的企业

  2014年,颇为扬眉吐气的张跃拿出了惯有的哲人姿态。旁人夸他“真有眼光”,他却说:有什么可高兴的,卖得越火说明雾霾越严重,我们的目标是消灭自己的企业。

  用流行语形容,他这个X“装”得实在太高级了。但对张跃而言,这还不够。

  为了践行环保,他把私人飞机仍在长沙弃置不用,出去只开Smart小型车和电动汽车。

  革了自己的命,非黑即白的张跃还管他人瓦上霜。中国买私人飞机的企业家越来越多,他“见一个骂一个”,“他们也骂我,矛盾重重。”他说。

  有一年,中国卖出去152驾公务机,企业家聚会都讨论飞机型号——“我的比你的还新”。张跃在旁边气得不行。

  管不了其他富豪,他就想着在根源上改变环保。既然终极目标是消灭自己的企业,远大空品可以被消灭,远大空调也可以。

  空调依附于建筑,建筑能耗是污染的重头。张跃便称:要发动世界第三次建筑革命。

    “外边的建筑,多半是垃圾”

  2010年上海世博会,张跃站在远大馆里,指着窗外对媒体说:“看看这些建筑,其中多半是垃圾。”

  脚下的远大馆,是他口出狂言的原因之一。

  这座6层高、2000多平米的建筑,在24小时内建造完成。它采用轻量钢结构,避免了混凝土垃圾和扬尘,产生的建筑垃圾只有传统建筑的1%,材料消耗1/6,能源消耗是1/5。

  远大馆凝结了很多新技术。墙体保温、窗外遮阳、窗内隔热、风热回收……它可以随时拆干净,换个地方再组装。

  张跃称其节材、环保、又抗震。

  这些技术,来自远大可建(可持续建筑)公司。07年左右,张跃招兵买马,研究建筑革新,2009年,他正式创立了这家公司。

  “人类数千年建筑史上,只有两次革命,第一次是4000年前埃及人发明玻璃,阳光得以进屋;第二次是200年前英国人发明水泥,城市有了高层建筑。”张跃曾对华商韬略(微信号:hstl8888)说。

  他扬了扬眉头,竖起3根手指:“我正启动人类文明史的第三次建筑革命。”

  张跃的革命,实际是模块化建筑。世界范围内,该技术早有先例,但张跃做得更彻底。在美国和日本,模块化建材工厂制造的比例是20%-30%,他将这一数字变成了90%。

  张跃称,远大的建筑,可以实现9度抗震、5倍节能、20倍净化和1%的建筑垃圾。这足以颠覆此前的建筑行业,“帮助到以亿为单位的人口”。

  上海世博会让他的宏图从幕后走到了台前。这之后,他持续创造纪录:7天建造15层的新方舟宾馆,15天建造30层的T30塔式酒店。

  他将T30酒店的建造过程录制、分享到了网络。在Youtube上,视频几天内点击量超过500万次。

  他还通过这些技术翻新了集团的远大城。在长沙,提起远大城,的哥说那是张跃的“王国”。

  连续完成了30个项目后,张跃发布了一条惊爆眼球的消息:将建造世界第一高楼。

    “第一高楼”变鱼塘

  长沙市区直向西北,望城区的滨水新城,在一片乡村样貌的地方,张跃花5.2亿买了一块地,在这里,他要建世界第一高楼。

  宣布该计划时,张跃站在这片荒芜的土地上,说:大家记住,这个地方即将成为人类最向往的地方。

  规划中,这个名为“天空城市J220”的建筑,由220层、高838米、96万平方米的主楼以及4座附楼组成,比迪拜的哈利法塔还高10米。

  高度并不是天空城市夺人耳目的全部。

  据张跃描绘,天空城市可满足3万人生活所需,拥有住宅、写字楼、超市、餐饮、医院、学校等一系列配套设施,甚至包含一个为3万人提供食物的室内农场。

  电梯是建筑里唯一的交通工具,一条10公里长的步行街从1层直达170层。建筑里没有没有尾气和雾霾,最干净的空气由最新的空气净化器负责。

  居民走路上班、上学,到处都是体育和娱乐设施。在里面,不用担心外界污染,也不会对外排放污染,因为“除了火葬场,什么都有”。

  项目计划投资90亿元人民币,每平方米造价仅1500美元,而哈利法塔则为1.5万美元。相较传统超高层5-10年的建成时间,天空城市仅需90天。

  消息一出,骂声一片。

  “这是现实能出现的建筑吗?这不是陶渊明的世外桃源吗?”

  专家称:从概念角度看,防火防震存在缺陷。

  地产业内人士说:90亿连把楼“拼”起来都不够。

  甚至有人猜疑:一个把空调卖到80个国家的企业,却搞个建筑来消灭空调,这是什么居心?

  张跃怒了。自忖“性子冲、讲话容易得罪人”,因此学会克制“发言”的他,发表了一篇长文进行反驳:

  质疑90亿造价过低?因为天空城市的一切都是革新,从技术、经济到项目管理。建材90%在工厂建造,没有转包、没有窝工、没有华而不实的装修,资金周期极短,造价当然低。

  “其实,我干嘛不像有些地标那样说是几百亿的造价呢?吹牛又不用交税。”

  质疑建造周期短?“帝国大厦从动土到完工只用了13个多月,那可是80年前!难道人类非要退步吗?”

产品因雾霾卖脱销,他却一门心思要消灭自己的企业

  “远大可建及外协厂共2万多名工人在工厂生产4个月,3000多名工人在现场安装3个月,200多万个工日,做96万平米地上建筑,是十分宽裕、有条不紊的,这已经在30多栋建筑上验证了。”

  “对于这样的项目而言,建造周期非主要因素。我为什么不把它说长一点呢?实话实说就是炒作?”

  质疑安全性?“自立项后,远大已与国内外专家合作做了数百项试验,光风洞就与国内外3家实验室做了4次。退一步说,即使远大不重视安全,那些德高望重的‘全国超限评审委员会’专家以及各级主管部门,也不可能有丝毫懈怠。”

  “况且,谁会拿90亿和一个享誉80个国家的品牌来玩次冒险?”

  一向强硬的张跃,甚至感到了“委屈”。

  “我们当然知道在高空运作一个巨大的融合社区有多难,但再难也值得。就算最终证明它是失败的,我们的举动也值得同情,为什么全是叫骂、指责甚至诅咒呢?”

  并非所有人都认为张跃“疯了”。“骂响中国”的同时,他也登上了世界各国报纸的头条。

  英国《卫报》造访了他的远大城,将其比作凡尔赛宫的翻版,颇有法国皇家风范。报道称张跃极具远见和创新精神。

  联合国给他颁发了“地球卫士奖”,这是环境领域的最高奖项,迄今中国仅有3人获奖。联合国环境组织称,张跃建立了完整、领先的环保商业链条。

  国际友人的“声援”,并没有给张跃带来实质性帮助。2013年,天空城市被叫停。

  张跃觉得,项目太受关注,反而吓到了政府官员。

  天空城市宽阔的土地上,有村民养起了鱼,种下的西瓜也已熟了又熟。“狂人”张跃,走下了报纸头条。

    “狂人”归来

  地基边的杂草长了2年后,张跃回来了。

  2015年4月,他在19天内“搭成”了迷你版的天空城市,用行动发出怒吼。

  “小天城”是天空城市的试验版。该建筑57层、高200米,建筑面积18万平方米。楼内包含3.6公里的步行街、19个10米高的活动大厅,有幼儿园、养老院、运动馆,顶楼的停机坪可容纳两架直升飞机起降。

  这一次,张跃没有“说”,他静悄悄地完成了项目,放在那里给世人看。低调间,他又火了。媒体争相前来,张跃却摇手说“No”。

  小天城后,张跃的革命战略仍在继续,他相继投建了S30公寓和P8星球,所有的项目名称,都必须包含数字。

  不过,短暂的热议后,张跃再次陷入争议的泥淖,根源始终是毫无起色的天空城市。数年间,真假消息纷至沓来,天空城市却依旧搁置。如今,没有一个相关部门能完全说清楚这个宏伟工程当前的状态。

  早前,张跃曾直言“有人故意阻拦天空城市的建设”,后来,出于种种原因,他已经不再提及这个工程,只通过集团发言人留下一句话:天空城市我们一定会建。

  具体什么时候建,外界不得而知。但张跃身边的人说,他不是那种轻言放弃的人。和那位最出名的湖南老乡一样,他有“敢叫日月换新天”的决心。

  关注远大的人,对张跃的这一特质并不陌生。他一向敢说敢做,行事极具风格且屡出狂言,有人称他是“狂人”,有人则将之诋毁为“疯子”。就连张跃的管理风格,外界都褒贬不一。

  在远大,他像个国王,说一不二、视察一切。

  他把远大城变成乌托邦:公司负责所有员工的食宿,为了保证食品安全,他建了菜地和鱼塘。

  公司的商店无人售货,大家凭“良心”刷卡;商店里不卖香烟和可乐,所有上架食品,都要经内部检查。

  他把“精神洁癖”传递给员工,企业上下都得熟背“七不一没有”:不污染环境、不剽窃技术、不蒙骗客户、不恶性竞争、不搞三角债、不偷税、不行贿,没有昧良心行为。

  后来,张跃又将员工守则进行升级,定下了110条规定,小到个人生活习惯,比如建议每日至少刷两次牙;大到思想品德,比如即使离开,也终身不损害远大。

  张跃习惯于掌控一切。他痴迷于研究产品、看建筑图纸,习惯在夜间工作,经常在办公室连续几天不回家。他会亲自挑选窗帘和地砖,骑着自行车在工地上视察,“我负责制定计划和把关,其他人负责执行。”他说。

  出于“不偷税”原则,在集团营收停步不前的几年里,远大也始终是“中国民企纳税榜”前三强。

  出于“不负债”、“不上市”原则,各大银行每年给远大授信数十亿,张跃没有动过1分钱。对于百亿规模的企业而言,这样的情况世界罕见。

  也有说法称,他只是懒得看财务报表而已。

  外界对于张跃艺术家般执掌企业的风格莫衷一是,批评者认为如此不利于企业发展,支持者则觉得这才是真正的领袖该干的事情。美国《财富》将他列为全球环保领袖之一,称其“可能会成为可持续思维的世界最高标杆”。

  张跃对于批评不屑一顾,对于褒扬坦然接受。远大的官网上链接着一篇文章——《不是所有超级英雄都身系披风》,其中“地球卫士”张跃的漫画形象赫然在列。

  同时,在官网最显眼的地位,还写着:敏感的人知道,世界历史即将发生巨变。

  什么是巨变?雾霾来了,远大的空气产品卖火了,是巨变吗?在张跃看来,这样的成绩不值一提。他曾如此描绘自己的蓝图:占领全球30%的建筑市场,实现万亿销售目标。

  全球30%建筑市场的规模是几十万亿,但张跃却说自己的目标压根不是赚钱。“远大成立初期,我们的主要目的是赚钱。现在变成了只有一个心愿,就是节约能源,减少温室气体排放。”

  因为这个心愿,张跃显得忧心忡忡。

  他会考虑很多其他人不在意的事情:比如空气污染和食物污染的背后,是因为大批人脱离了农业;比如手机以及其他消费类电子产品为什么一两年就得丢,为什 么不能像手表一样足以传代,“这种大规模制造对于环境而言伤害巨大”。而回归到自己的本业,他希望未来远大建成的房子可以用几百年。

产品因雾霾卖脱销,他却一门心思要消灭自己的企业

  在这条改变世界的路上,张跃有好消息也有坏消息。2016年5月,国务院发布了关于大力发展装配式建筑的指导意见,计划将装配式建筑占比提升至30%,这意味着远大的技术将大有可为。

  坏消息则是,在一众地产商摩拳擦掌投身装配式建筑之际,远大可建仍挣扎于“天空之城”计划,并依旧饱受质疑。

  狂人张跃能否改变世界?一切犹未可知。抗雾霾产品上打了翻身仗后,张跃会在未来,给质疑者们一记更响亮的耳光吗?


财富街服务电话:400-6547-828

财富街咨询邮箱:pwm@zero2ipo.com.cn


QQ图片20151028150516.png


返回首页>



标签: 雾霾,张跃
热点排行

1
2
3
4
5
6
7
8
9
10
1
2
3
4
5
6
7
8
9
10

产品推荐

特殊机会人民币基金

医疗健康产业并购...

成长蓝筹并购基金...